<ins id="tav8m"><dl id="tav8m"></dl></ins>
      <tt id="tav8m"></tt><u id="tav8m"></u>

          文学书馆

          与灵魂结伴而行 ——纳西族传统婚俗巡礼

          来源:王德炯 和卫芳时间:2019-11-26 11:41:00

          (一)

                上苍格外垂青玉龙山下、金沙江畔这片热土,这里山水婀娜多姿,各民族婚俗异彩纷呈——这里被中外专家、学者称誉为“人类婚姻博物馆”、“婚姻自由王国”。如果把这里比作一个各民族婚俗文化的大花园,那么纳西族传统婚俗就是其中最艳丽的一枝奇葩;如果说得更贴切一些,纳西族传统婚俗则无疑是天生丽江这片高天厚土倾情奉献给全人类的最好最美的礼物。

                千百年来,纳西族传统婚俗在丽江多元民族文化的沉淀提纯中,程式化地保留在纳西族社会生活中,细腻地演绎着人与人、人与自然的诠释和理解,表达着众亲人的祝福,新生命的祈盼,是坚贞爱情的誓言,家庭社会责任的承诺。以纳西族东巴婚礼、摩梭人阿夏走婚制为主线的纳西族传统婚俗,不但是中华民俗文化中的瑰宝,也是世界民俗文化中的瑰宝——它凝结着深厚的民族精神、民族情感永不枯竭的文化血脉,它是标志着民族认同和联结民族情感的红丝纽带,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化战略资源,是纳西先民遗留给后人急待开发的文化富矿。

                以纳西族东巴婚礼、摩梭人阿夏走婚制为主线的纳西族传统婚俗,与纳西族的生存发展史相依相存、生生不息,从远古部落的迁徙、民族的分化融合、周武伐纣、秦汉开疆,到唐宋风华、元征大理、明清兴衰等等,都自有它不朽演绎的踪??裳?。清雍正初年改土归流后,纳西族的婚姻形态和习俗发生了剧变,汉族传统的包办婚姻、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等观念与纳西族传统婚姻观念发生了激烈冲突,抢婚(主要以经济条件因素引起)、逃婚、跑婚(争取自由婚恋的一般方式)、殉情(反抗封建婚姻和对人性、爱情追求的极端方式)等现象的大量发生,就是这种文化冲突的表现。而汉文化渗透较少的地区很少有这种类似情况发生,由此带来的婚姻形态和观念也各有不同。虽然今天人们不宜再提倡纳西族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那种“不自由、毋宁死”的类似殉情悲剧,但它又以一种灵魂至上、生死不渝的爱情绝唱——一种纳西族固有的特殊文化形态而被永久载入史册。

                纳西族传统婚俗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即使在同处西部方言区的丽江,江边与山区,山区与坝区,与白族杂居的坝区与纳西族聚居的坝区也是不同的。值得庆幸的是,直到20世纪40—50年代,有东巴参与的纳西族传统婚礼,仍一直在丽江的许多边远山区顽强地存活着,并不走样地保留了下来;摩梭人走婚制习俗,连同伴随它的“花楼恋歌”绝响一道,也仍在泸沽湖女儿国顽强地存活着,并不走样的保留了下来——作为丽江迄今为止两项极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即使在当今改革开放年代的文化旅游大潮中,仍以其“红袖添香、风情万种”的无穷魅力特色,成为无数中外游客及本地民众趋之若鹜的文化品牌、文化名片。

          (二)

                以“董模”(规矩)为主线贯穿始终的纳西传统婚俗,以纳西族东巴婚礼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意义——其内容涵盖了求亲、订亲、聘礼和嫁妆,以及迎亲、送亲、开门、拜堂、待客、索钥匙、闹洞房、送别送亲者、回门等婚礼全过程,每一项仪式都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董模”(规矩),而每一个“董模”的产生,都有它的“汁卓”(出处来历),如同纳西族学者黄乃镇先生所言:“生于斯、长于斯,在丽江纳西文化的熏陶下成长,在不能逾越的规矩里生活,身上刻着纳西民族的烙印”?;槔褚嗳绱?,无论是嫁女还是结亲,都是家族亲友、村寨邻里的大事,因而都需要有两个特定的要素贯穿其中:一是作为经文,要有东巴祭师在庄严的仪式上吟诵;二是作为民间歌谣,要有歌手们在婚礼上吟唱。办喜事,举行婚礼,纳西古语又叫“素酷”,“素”在东巴古籍中一般翻译为“家神”或“生命神”,“素酷”就是迎请“家神”或“生命神”的仪式,它是纳西传统婚俗东巴婚礼中的重要内容,其核心定义为迎接活力与生机。在数以千卷计的纳西族象形文字东巴古籍中,“素酷”类的经书就有二、三十种,尚未包括通用于各种仪式的经书十余种,这些都是在纳西族古婚礼中举行各种仪式时必须吟诵的经书,是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籍的重要组成部分。被称为“民间智者”的东巴,在纳西族举行婚礼的整个过程中,扮演着经师、祭司、卜师、主持人和指导者等角色?;槔裰幸谢陡杵鹞?、主宾唱和。如订亲时有女方主人与男媒人对唱的《订婚歌》,迎亲时有东巴与男媒人对唱的《开门歌》,送亲时有女方主人唱的《哭嫁歌》,东巴吟诵的《送新娘歌》经,举行婚礼时祭拜家神并行涂圣油(罢麻罢,又叫朵古麻金)仪式,东巴诵《涂圣油来历》和《寻灵药》经文,并与男媒人对唱《吉祥歌》;婚宴席间,有东巴吟唱的《?;楦琛返鹊?。纳西族东巴婚礼,在一直沿袭求亲、订亲、举办婚礼等程序基础上,也讲究吉日良辰:择日订亲后,男方要向女方行“送小酒”(日敬崩)、“送大酒”(日迪崩)等礼,到了端午、中秋、冬至、春节都要向女方家送礼,俗称“三节礼”、“四节礼”,其中酒、米、糖、茶是必不可少的要件;择日结婚时,女方要备好嫁妆,男方则要向女方家“过礼”;举行婚礼时,新娘要祭拜祖先,含泪告别父母亲友;婚后第二天,新郎新娘要回到女方家中(带上酒、米、糖、茶等),俗称“回门”。如今,作为传承?;し且畔钅康哪晌骰樗锥突槔?,已由丽江喜鹤民俗文化公司等一些文化企业成功推向了市场——它在实际运作中最大限度删减了东巴婚礼中原有的繁琐环节,最大化保留了东巴仪式中的内核环节,如涂圣油(罢麻罢)、迎素神、祈福(素展柱)、心灵之约(拴五行线)等仪式,并融入了相应的现代时尚元素,使其在不断探索、改进与创新的实践中,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成为丽江民俗文化旅游、打造世界文化名市中不可忽缺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纳西婚俗东巴婚礼历史上一直盛行于丽江市古城区、玉龙县的边远山区、江边一带。其区域多为金沙江环绕、玉龙雪山耸峙,山高谷深,交通封闭,使纳西族东巴婚礼这一古老民俗文化,在这里得到传承和弘扬——这实际上也应了“民族文化是顺着江河传播”的这句话。2008年以来,经过重新挖掘、整理、改进、创新的纳西族东巴婚礼,以成功推向市场为标志,开始持续在古城区、玉龙县中心城区及周边乡镇得到传承展示、?;た?,从而实现了纳西族东巴婚礼从产生于乡野,到开花结果于城镇的根本转变。笔者实地采访了经常为东巴婚礼做各种仪式的老东巴和国伟,现将一些相关仪式上吟诵的内容整理于后。

          东巴婚礼仪式——
          涂圣油(罢麻罢)仪式


                远古时候,崇忍利恩天上下来之时,什么东西都带下来了,只有生命神的“罢麻”没有带上;衬红褒白命从天上下来之时,什么东西都带下来了,唯独“罢麻”没有带上。能干的男人有灵魂,却不会表白;骏马只象兔子一样大,但不会奔驰;猎狗只象松鼠一样大,但不会狩猎;崇忍利恩带着天狗,到高山峻岭上,遇到天女美古可及九寿命。天女说:“有蹄不会老不会死的神兽在那里”。美古可及九寿命在挤奶,在金银做的桶里挤奶,一个早上挤下来有三桶,三早上有九桶,九桶又混合,做成一饼圣油。东方祭师(够撑撑崩)来了,用长寿之手“罢”新娘,南方祭司(胜日米公)用长寿之手“罢”新娘,西方祭司(纳什丛陆)用长寿之手“罢”新娘新郎,北方祭师(古色可巴)用长寿之手“罢”一下,天地中央祭师(锁余祭古)用长寿之手“罢”一下。一罢罢新郎家父与子,父与子同时健康长寿之意;一罢罢新郎之母,母与女儿健康长寿之意,一罢罢新郎家神篓,家神吉祥完美无缺,一罢罢顶天柱头上,把天牢牢顶住,一罢罢天柱根部,把地稳稳撑??;一罢罢三脚铁火塘,火塘之火永不熄灭,火塘之水永不干涸;一罢罢火塘边蔑席床上,白天家中的男主人心想事成,晚上妇女们梦想成真,一罢罢祖房门上,白天不叫生灵跑到外面,晚上不叫鬼怪进门;晚上门关上,白天门开起;一罢罢生命神,望家中生灵白天不闯仇人之地,晚上不去魔怪之地,不去妖雾弥漫之地。让所有吉祥的事物都来与家神团聚,所有胜利的事情回来与家神团聚。祝愿家神来保佑全家一切,愿家人长寿、平安、幸福。

          迎素神(素酷)仪式

                天空布满星,星光今夜灿;地上长青草,青草今日绿;东方出太阳,太阳今日暖;夜晚出月亮,月光今夜明。北方白土坡下的拉萨地方,藏族人善计年,年成今年好;南方的“日饶满”地方,白族善计月,月份本月佳;能人汇集的中间地段,纳西善计日,日子今天吉;今天是天朗、年丰、星亮、日暖、月明的好日子。  

                远古时候,不会说祝辞,在主人家迎请素神,喜结良缘的这一天,上面的天与下面的地结缘;天与地之间,白鹤做媒人。象天空白云一样的马驹哟,套上白银的笼头,拴在地上,用它来做结婚的礼物。天与地结缘,地上黑色的小公牛,穿上金黄的鼻环,拴在天际边,用它来做结婚的礼物。天也高兴了,天空高又广;大地满意了,大地宽又阔。天边布满晶莹的星星,地上长满翠绿的青草。美好的姻缘,有喜有吉,有福有寿,天地长久了。

          祈福(素展柱)仪式

                不向家神祈祷,姻缘不会长久;不向家神祈祷,姻缘不会美满。愿家神把满天繁星的福气赐给新人吧,愿家神把青山常在、绿水长流的福气赐给新人吧;愿东方祭司把象征长寿的白海螺赐给新人吧,愿南方祭司把象征贵重的玉佩赐给新人吧,愿西方祭司把象征平安的珍珠赐给新人吧,愿北方祭司把象征富有的黄金赐给新人吧,愿天地中央祭司把象征吉祥的玛瑙赐给新人吧;愿五谷之神把天地间装不尽的大米赐给新人吧,愿家神保佑新人白头到老、幸福安康、吉祥如意!

          心灵之约(拴五行线)仪式

                东巴将代表日、月、星、辰,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线给一对新人拴上,寓意着两性结合、生儿育女、家庭和睦、新郎新娘永远成双成对,象天空和大地,太阳和月亮永不分离;五行线把新人融为一体,纳西民间有流传,雪山六座峰,雪峰和翠柏,太阳照白雪,白雪化成水,清风吹翠柏,翠柏化成鱼,雪水往下流,鱼儿顺水游;水要鱼,鱼要水,鱼水不分离,新郎新娘如同鱼和水,相亲又相爱,白头到老不分离,祝愿新人喜结良缘,百年好合,象玉龙雪山千年不化,象金沙江水万古长流。

          (三)

                纳西传统婚俗和其它民族的婚俗一样,也经历了从群婚制——对偶婚——专偶婚这一漫长的历史过程。对偶婚即一对男女组成相对固定的配偶,在固定配偶之外,两人还有各自的异性伴侣;专偶婚则是以一夫一妻制为主的现代婚姻形态。东巴象形文字表示的“一家人”很有意思:一所房子内画着一男一女,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组成一个家庭。东巴经里常以一夫一妻制家庭作为对人类婚姻爱情的价值判断标准,凡是超出这一标准的另类婚姻,都在“除秽”之列。这一标准也体现在东巴古籍中记载的纳西族祖先,大多都有自己固定的配偶。例如高勒趣娶金命金兹为妻,并生育四个儿子,即束、叶、禾、梅,四个儿子又发展成为纳西族四个支系的神话,恰恰说明了人类社会进入专偶婚形态以来的显著特点。从专偶婚到现在,虽然又经历了包办婚姻与一夫一妻、一夫多妻并存等等这样一些漫长的历史演变,但一夫一妻制这一婚姻家庭形态,最终还是以国家法律的手段固化了下来。

                时光可以流逝,岁月可以更迭,但人类记忆却难以磨灭——无论怎样演变,过去“群婚”的印记,依然到20世纪50—60年代、70年代以前仍随处可寻:纳西族青年男女在谈恋爱时,一群男青年站在一边,一群女青年站在另一边,中间相隔一条河沟或一蓬灌木,以集体对歌,唱“时本”(调子)来谈恋爱。这种现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人类早期的氏族外婚,其表现为一个集团的男子与另一个集团女子的集体相互通婚,因而也称之“群婚”。这种氏族外婚即“群婚”的形态,在东巴古籍《大祭风•鲁班鲁饶》中亦有记载:“青年男女们,在绍阁牦鲁温村里营建房屋居住着。在勒可牦鲁堆地方开辟地居住着。夜间,窃窃私语意绵绵,早上,笑逐颜开乐呵呵……”。人们在直到20世纪50—60年代、70年代以前可经常见到的情形是,凡是时逢礼拜六、礼拜天,或是逢年过节,不论在四方街、电影院外,或是其它一些公共场所内,都不约而同集聚了成群的男女青年,他们在四方街等处集中打跳或唱跳“阿丽哩”后,就会分群找到幽深小巷铺子前,或是玉水河上的各个石拱桥上进行“时本”对唱,其曲谱大多是大同小异的,只是唱词是因人而异、即兴发挥的。唱到意深情浓处,正是万家灯火逐渐黯淡时。青年男女各自相约意中人互吐衷肠,进入初恋阶段。那个年代的丽江古城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集体恋爱之城,似乎古城从来就是为青年男女谈恋爱而准备的。

                打上过去“群婚”的印记,即以集体对歌、对调子来谈恋爱,并以此作为进入婚姻家庭始发地而收获了甜蜜爱情的案例,在丽江古城周边的白族姑娘小伙中也屡见不鲜:一到礼拜六、礼拜天,或是逢年过节,他们常?;嵯嘣汲扇旱嚼鼋懦羌逄噶蛋?。三眼井旁常常是白族姑娘们最早到达的地方。她们常常是天还未亮,就开始从家出发,到达古城三眼井旁,也只是太阳刚出山时分。那时古城人有早起到三眼井担水的习惯,人们?;峒奖怀浦?ldquo;小白兔”的白族姑娘们,她们往往乘人不注意时随手撕下一小块人家门上的对联红纸,在三眼井处以井作镜在脸上嘴唇上涂抹来妆扮自己。现在回想来,方觉在那个物质条件贫乏的年代里,丽江白族姑娘们依然不减爱美之心。那时也有用家里卖鸡蛋钱换了一小面小圆镜的,陪着其他姐妹们来到三眼井旁。白天,她们穿梭于大街小巷购买自己心爱的东西。一到“月上柳梢头”时分,穿着自己民族盛装的白族姑娘小伙,就会三五成群来到他们各自心目中的“老地方”,这样的“老地方”不再是昔时乡村大道旁、小径上、树丛中、小溪旁、田埂头,而是换作有“小桥流水人家”的闹市古城了。大隐隐于市,白族姑娘小伙们的“伊呀妹”曲调,早已融入了纳西时本调、谷气调、喂蒙达、阿丽哩的此起彼落中,等到夜深人静时,他们一如附近乡村来的纳西族青年男女,相约着各自有“眼缘”、“心缘”的另一半,淹没在了古城各条大街小巷里、关门歇业后的小铺子角落,一夜睡意全无,一夜卿卿我我,直到第二天鸡鸣天晓,方才成双成对离开……许多年老的纳西人、白族人,至今在记忆中还保留着他们年轻时候对唱山歌集体谈恋爱的美好时光——这一跨越时空的经典时光,至今已成为他们这一代人怎么也割舍不断、挥之不去的美丽乡愁,成为他们这一代人婚姻爱情之梦开始的甜蜜港湾!

                打上过去“群婚”印记的婚俗,也穿插在了纳西人的新房布置上。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前,不少纳西人在子女结婚时新床要设两张,女床设在内室,男床设在外室,男女床分设在两间靠近的房子里。本来让男女圆房的婚姻,却以男女分开的形式布置新房。有人说这是纳西族崇尚“害羞文化”之故,但从实质看来应当还是群婚时期的文化遗存。

                时至今日,沿袭至20世纪50年代——80年代前的“群婚”遗存,已离人们渐行渐远,只能在一些传统文化传承演绎的舞台上看到它虚无缥渺的身影了。

          (四)

                纳西人在婚后第二天的安排,也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情趣——婚礼第二天的“回门”,也是整个婚礼仪式过程中的压轴环节。这一天,新郎要带上酒、米、糖、茶等礼品,陪同新娘回到其娘家,与娘家人一道团圆聚会、互吐衷肠。过去在婚后第二天,还有上街购物习俗,相传古时有对新人上街购物,婆婆没有给他们足够的钱,却让他们买回来一辈子吃不完、家里放不下的两样东西,借此来考验新娘是否有持家能力。新娘买回来一把韭菜及一束松明子,婆婆问及原因,新娘说,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一辈子也吃不完;松明子点燃后,火光可以照亮屋里屋外,家里是放不下的。婆婆心悦诚服,从此对儿媳另眼相待。这一习俗一直沿袭至今、绵延不绝。

          (五)

                纳西传统婚俗中的“董模”(规矩),既包括了哪些“可以为”、“必须为”的内容,同时也包括了哪些“不可为”、“禁止为”的内容,这就是纳西婚俗中的禁忌。

                过去纳西族缔结婚姻的最大禁忌是养蛊——谁家只要在村子里被传为养蛊(磋布习),议婚的人就望而却步,即使经济条件再好,本人再能干的,也不会被选择为配偶。养蛊是一种见不得人的谎言,是诬陷欺负人的行为,也是过去缺医少药的人们不了解疾病原因,而根据疾病症状杜撰出来的偏见,所以养蛊多流传在缺医少药的山区和边远山区。

                被纳西族看重的另一个联姻禁忌是属相相克,即由十二生肖属相的“相宜”、“相克”而派生的迷信婚姻观(库图、没图)。

          1、四种相生口诀为:
                付、卢、阿于各(鼠龙猴相生),
                恩、付、岩的各(牛鼠鸡相聚),
                肯、老、惹的各(狗虎马一窝),
                妥冷、补、于图(兔猪羊一家),
          2、六种相克口诀为:
                付、你惹没图(鼠马不相宜),
                恩、你于没图(牛羊不相宜),
                阿于老没图(猴虎不相宜),
                妥冷岩没图(兔鸡不相宜),
                卢你肯没图(龙狗不相宜),
                补你日没图(猪蛇不相宜),
           
                基于以上说法,过去有多少本可以成就一段美满姻缘的痴情男女,成为了“属相相克”这一人间悲剧的牺牲品!
                纳西族的婚姻禁忌,还有:新娘出嫁接往新郎家的路上,不能回头看望;女方父母不能给出嫁的女儿戴纱帕;婚期不能选择在阴历六月或十一月(阴历六月俗称鬼月,十一月被称为为死者举行超度仪式的月份);已婚妇女不能长期住回娘家;结婚要避开家人的属相日;两个接亲队伍不能相遇;孕妇不能进新房,岳父、长兄不能进新房;婚期一旦定下,不得轻易更改;婚宴中不能用豆芽和酸菜待客;新娘出门时不能让狗吠叫,旁人不得言谈丧事和祸事;新娘禁骑骡子、公马、骟马,禁忌这些不会生育的牲畜;孝男孝女在未给死者父母超度之前不能参加婚礼;新娘迎到男家,不经“除秽”仪式不得进入家中正房。  

                直到20世纪50年代,以上婚姻禁忌在纳西族中广为流行。20世纪50年代以后,直至现在,随着婚姻的移风易俗、新事新办,大多数禁忌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六)

                与情感交集而行,与灵魂结伴而行——这应当说是纳西族传统婚俗的最大亮点和最大看点。

                古往今来的纳西族婚姻家庭形态中,一般离婚率都很少,相反,配偶中有一人先离世而仍然从一而终的却又不少。

                从过去新娘家大门上的“子之于归”也可看出,纳西族认为婆家才是女儿的本家,女儿出嫁就是回到自己的本家。

                从古至今纳西族都最大化保留了婚姻家庭关系中许多好的礼俗和传统,然而又不可否认在明代后受“男尊女卑”汉文化的影响,以及清代“改土归流”以后对自由婚恋的冲击,但祖母为大,母亲为大,女性为大的传统,仍在民间起着主导作用。

                祭天为大的民族秉性所孕育的崇尚天人合一,感恩天地自然,尊重祖先,坚持感恩报德、感恩从善的精神,值得继续发扬广大。

                纳西族在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关系中倡导的“和合”、“活络”这一传统,一直成为也理当成为构建平等友爱、幸福和谐婚姻家庭关系中不可动摇的基石。

                尊重女性,维护女性权益,崇尚男女平等、互敬互爱,崇尚妇女勤劳贤惠美德,一直成为也理当成为纳西族婚姻家庭中恪守不变的题中要义。

                有道是“有婚无礼不成婚礼”,有婚无礼的婚姻不足以立言立行、立德做人,那么礼而真,真而善,善而美的婚姻家庭关系,就一定是内外兼修、内外通达的理想形式、追求目标,就一定是对信奉“与灵魂结伴而行”这一理念的最好诠释、自觉践行——她是一棵本土多元文化沃土上长成的长青之树,今后将变得更加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本文参考资料
          1、《丽江纳西族自治县志》丽江纳西族自治县志编纂委员会,2001年版。
          2、《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志》和仕勇主编,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3、《纳西族社会与婚姻形态》习煜华、丁立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4、《纳西婚礼与歌谣》杨国清主编、牛相奎译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年版。
          5、《纳西族民俗通论》杨杰宏著,云南美术出版社,2007年版。
          6、《神奇的纳西东巴风情》牛耕勤译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6年版。
           



          丽江古城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主办
          滇ICP备:17004648号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94号
          地址:云南丽江古城区大研街道学堂路57号

          万博电子游戏 218| 500| 392| 764| 506| 767| 995| 704| 722| 569| 791| 593| 926| 860| 110| 215| 458| 899| 281| 137| 506| 329| 455| 416| 581| 188| 689| 809| 212| 254| 644| 35| 998| 626| 470| 506| 509| 617| 29| 914| 242| 482|